欢迎注册会员!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灯光 > 人物专访 >
先河•传承•发扬(一) ——访国际灯光博物馆创始人丹•瑞德勒
时间:2016-03-17 17:15:11   来源:中国演艺科技网

        2016年,初春,广州。

        3月2日,落户于广州市浩洋电子有限公司的首座“国际灯光博物馆”正式揭幕。广东省文化主管部门、国内相关行业组织、相关高校、国内外诸多灯光专业的专家等数百人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演艺科技》受邀参与了上述活动。博物馆内的藏品琳琅满目,让参观者犹如徜徉在舞台灯光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在这里,我们穿越了历史时空,看到了舞台灯光发展的脉络。在饱受震撼的同时,也促使笔者去揭开博物馆的历史面纱,探寻这座博物馆从西方来到中国之谜。为此,《演艺科技》分别采访了博物馆创始人丹•瑞德勒和现博物馆负责人蒋伟楷。今天发表对丹•瑞德勒的独家专访。

        初见丹•瑞德勒(Dan Redler),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位71岁的老人。刚刚见面寒暄之后,他便迫不及待地要求去博物馆内接受采访。担任他翻译的博物馆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昨天,丹刚刚经过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从以色列来到广州,很疲惫了,本来安排他去酒店休息,可是他非常迫切地希望先去博物馆。而到了博物馆,看到他曾经费尽心血收集、与他分别数月的一件件藏品,看到博物馆内非常良好的参观条件,一下子就满血复活了⋯⋯

丹•瑞德勒(左一)与演艺科技记者(右二)

        记者:丹•瑞德勒先生,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丹:我毕业于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主修戏剧创作。后来又接触到舞台灯光,开始进行戏剧的灯光设计。并且还是以色列丹诺剧院灯光公司(Danor)和康宝莱灯光控制系统公司(Compulite)创始人之一。

        记者:您有作家、剧作家、灯光设计师、企业家多个身份,并且都很有建树。您是怎么兼顾这些工作的?

        丹:这些工作有很多相通的方面,最主要的是,这些都是我很喜欢的工作。在戏剧方面,尤其是剧院的舞台上,文学艺术和技术是相互融合交相辉映的。我个人非常喜欢剧院,因为剧院可以把观众、舞台灯光联系在一起,灯光设计师可以为舞台赋予灵魂。我做灯光设计、开办企业,最终的目的也是为戏剧、为舞台服务。

        记者:是什么让您有了创建一座国际灯光博物馆的灵感?

        丹:我从25岁开始从事舞台灯光设计方面的工作,这些年来也读了很多文献资料,其中有两本书,一本是介绍剧场发展的,另一本是有关舞台灯光发展的,都是很珍贵的古籍。这两本书的目前也收藏在博物馆里面。正是受到这两本书的启发,我萌生了建立一座舞台灯光的博物馆的想法,希望把从舞台灯光出现到现在的发展历程呈现给大家。

        虽然,展示舞台灯光发展的方式有很多,包括可以写一本书,但是我不想以书本的方式,而是想用实物展示的方式。因为每一件实物的背后都会有一个故事,也能够让看到的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记者:您从什么时间开始筹建博物馆,什么时间建成,收集了多少件藏品?

        丹:这个想法已经有很多年了,真正进入到实质性的筹建阶段,是在2001年。经过两年多的时间,我创建的世界上第一座国际灯光博物馆建成了,于是,我就又有了一个新职务——博物馆馆长。

        博物馆的藏品数量一直是缓慢增长的,最初有一百多件,到2015年初的时候已经有226件。在博物馆的展品布置上,是按照时间轴的顺序进行的,从文艺复兴时期出现舞台灯光的雏形开始,到现在电脑灯的普及使用,每一个舞台灯光发展的革命性的阶段,在博物馆里都能够找到对应的展品。

 

 

        记者:这座博物馆开创了先河,也花费了您大量的心血,收集的藏品很多都是古董级的吧?

        丹:在这座博物馆的建设上,我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金钱。这些藏品,基本上都来自欧洲,绝大多数都是原物,都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包括文化上的,经济上的,社会发展的,科技发展的。比如,有一件18世纪的铜制油灯——就是当时具有革命性的一款灯具。这款灯虽然使用油作燃料,但却是采用当时革命性的发明技术——阿尔干法设计而成的,它能达到10支蜡烛的亮度,光非常强,所以价格也非常昂贵。当时只有国王、贵族级别的人才买得起。后来就越来越普及了,价格也慢慢降下来了。现在,这样的油灯几乎很难再看到了。这件油灯我花了5000多美元好不容易才收购过来。类似的藏品还有很多,都非常具有历史价值。

        记者: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把博物馆整体搬到中国,并且新址选在了浩洋电子?

        丹:灯光博物馆转让搬迁是有多方面原因的。最初的博物馆建在以色列,以色列不管在地理上还是人口数量上,都是比较小的国家,人口不过800多万。虽然每年来参观博物馆的人,不仅有以色列本土的,还有其他国家的很多人,但毕竟客流量算不上很多。

        我开了公司后,因为商务方面的事务认识了蒋伟楷先生,后来就有了更多的合作。2010年,蒋伟楷先生来到以色列,参观了灯光博物馆,他非常赞赏,并且说,以后也要在中国建造一座包含东西方文化、舞台灯光发展的真正的国际灯光博物馆。我听到他能够有这样的想法真的很高兴。

        后来,我和蒋伟楷先生接触越来越多,他也提出建议,要我把博物馆搬到中国来。但我一直非常舍不得。毕竟,这座博物馆是我亲自创建的,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每一件藏品的获得都有一段经历与故事,如果真的搬到中国,那我们的见面机会就会非常少了……

        可是,博物馆要传承下去。我已经71岁了,我的子女也都有自己的事业。我的女儿是一名演员、音乐家,儿子经营公司,他们对经营管理这座博物馆都没有很高的兴趣。

        而蒋伟楷先生有这个意愿。而且,这些年,浩洋发展得越来越好,产品已经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跟,我的公司就代理浩洋生产的灯具。他向我提出把博物馆搬到中国来已经好多次了,他有这个热情,不是心血来潮的突发想法。

        相比较以色列,中国是个人口大国、文化大国。我想,把博物馆搬到中国来,能够让它更好地传承和发展,发扬光大。经过慎重考虑,我同意了蒋伟楷先生的提议。

        但是就在我们商量好了一切事宜,准备签订博物馆合作协议的最后时刻,我还是感到难以割舍,甚至一度犹豫要不要这么做,因为它对我来说就像是自己的一个孩子⋯⋯但是看到蒋伟楷先生对博物馆的热情,想到他关于灯光博物馆建设、发展的设想和计划,以及我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和喜爱,最终签下了协议。 

        记者:今天您参加了揭幕仪式,有什么感想?

        丹:哇喔!今天太棒了!参加揭幕式有那么多人,还有政府官员出席,这让我意想不到。没有观众的博物馆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博物馆。原来在以色列的时候,参观博物馆的人每年也就几百人,可今天一下子就来了好几百人。在参观的时候,我看到大家非常热情、非常专注,仔细地参观每一件展品,我心里特别高兴!

        我非常庆幸,我和蒋伟楷先生的共同决定做对了,我们为博物馆找到了最好的家!

        采访的最后阶段,丹•瑞德勒带领我们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博物馆,并且亲自为我们当解说员,详细讲解着一件件藏品的历史和功用。这份真诚和热情让我们深深感动。

        和丹•瑞德勒握手告别,我们祝福他身体健康、家庭幸福,有时间多来中国走一走,来博物馆看一看。

参观博物馆的观众非常热情

丹・瑞德勒兴致勃勃地进行讲

上一篇: 整合资源逆势增长 “精”为核心再求发展
下一篇: 鞠毅,灯光真性情

版权所有 北京《演艺科技》杂志社

网站运作 北京中演艺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 010-64097040

京ICP证1504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