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注册会员!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舞美制作 > 人物专访 >
PQ2015:舞美大师刘杏林欣赏的项目有哪些
时间:2015-09-22 16:55:18   来源:中国演艺科技网

        【中国演艺科技网讯】对于中国舞台美术界来说,6月18日-28日,在布拉格举办的2015布拉格国际演出设计与空间四年展(PQ2015)是值得自豪、令人鼓舞的一届展览。本届展览,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组织参加了国家与地区展、学生展等9项展览;刘杏林和高广健老师分获PQ2015展演出设计荣誉奖与金奖;其间,北京《演艺科技》杂志主编熊英在展览现场,尤其是在中国“国家日”活动中切身感受到了海内外舞美人对PQ2015的广泛关注、对中国展览项目的肯定和高度赞赏。由此,熊英采访PQ2015中国国家展策展人、中央戏剧学院教授、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国际舞美组织(OISTAT)中国中心主席刘杏林,就PQ2015中自己最为欣赏的项目加以解读。

PQ2015开幕式:布拉格老城广场
 
        刘杏林:在这届展览中,给我印象较深刻的,有鲍里斯·库德里卡策展的斯洛伐克国家展,它以三角形结构的镜面装置,向2013年去世的著名服装设计师米兰·科尔巴致敬,题为《映像》。
 
斯洛伐克国家展:《映像》
 
        科尔巴从不认为服装是视觉艺术物件,而是穿戴者内心世界的反映,也与其身体保持一致。装置巨大的反光玻璃材料与圣安尼教堂内部古老的墙壁和残缺的壁画相互映衬,以有力的视觉语汇扩展了这一观念,装置与现场环境的视觉效果也相得益彰。
 
拉脱维亚国家展:《朱莉小姐》
 
        拉脱维亚国家展中,拉第斯拉夫·纳斯塔舍夫的现场互动装置,发展自他在里加瓦尔米耶拉剧院导演,并设计舞台、灯光、音响的斯特林堡《朱莉小姐》。金属立柱支撑的平衡木与上面摆放的厨房器物,既暗示剧情地点,更隐喻剧中主要人物克里斯汀和让试图竭力保持平衡,维护他们遵循的秩序,又无力抵抗和掌控本能唤醒的外部力量。顺便说一句,纳斯塔舍夫是近年来在世界剧坛上颇为引人注目的拉脱维亚新生代导演,曾在里加、伦敦中央圣马丁和圣彼得堡戏剧学院与著名导演列夫·多金门下学习。
 
爱沙尼亚国家展:《统一爱沙尼亚》
 
        很多人不解中国国家展馆的邻居,布展形式看似平淡无奇的爱沙尼亚国家展,为什么获本届PQ展最高奖——金马车奖。其实,此次代表爱沙尼亚参展的塔林99号剧院和他们的演出:《统一爱沙尼亚》,近年来在戏剧演出形式和内容探索上都有着重要影响。 他们在议会大选一年前宣布成立名为“统一爱沙尼亚”的新政党,复制所有政党活动的手段,视觉识别图形、国歌、口号一应俱全,言谈举止与政客别无二致。而这些却只是虚构的政治戏剧。更加匪夷所思的是,这一演出活动与现实社会政治生活如此交错,以致专家预测他们在下届大选中真会获得25%选票,而且竟然引起一些政治家紧张。此举被认为是当代欧洲最大的戏剧活动之一。
 
亚美尼亚国家展:《红冰雹》
 
        亚美尼亚国家展的主题基于一个沉重的历史事实。展厅中投映的老照片上手持玩偶的小姑娘,已成为1915〜1923年间奥斯曼帝国种族灭绝的牺牲品,那场大屠杀中,一百五十万亚美尼亚人遇难,其中三分之一是儿童。在建于公元5到6世纪的斯万诺沃教堂废墟里,以亚美尼亚民间音乐和现代爵士乐结合著称的,当红音乐家迪格兰·汉玛斯等四位亚美尼亚艺术家,用音乐与现场互动装置,复活了百年前照片中游戏的孩子和悲伤的记忆,这一作品题为“红冰雹”,旨在暗示骤然而来的冰雹般的意外和流淌的血液般的鲜红。
 
斯洛伐克学生展:《灵光》
 
        “灵光”这个词被用在哲学家本雅明的著作以及的理论家和建筑师彼得·艾森曼工作中。每一件艺术品都存在灵光。在布拉迪斯拉发戏剧学院研究生看来,它是由作者在创作过程中创造的。它是作者思考舞台美术和看世界的方式,在于他的趣味、教育背景等关键环节,也是作品的美学追求和作者真诚态度的标志。舞台美术博士研究生米切尔·罗松斯基,导演特奥多·库恩和作曲家林卡·诺沃谢德利科瓦以题为“灵光”的多媒体装置,寻求什么是“舞台美术灵光”的答案。他们认为,以卡夫卡故居为前提,可以发现过去、现在和未来灵光的对照。
 
希腊国家展:《欧洲下午茶 》
 
        由于历史、文化、地理和自然原因,选择特殊地点作为演出环境,希腊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在本届四年展上,希腊国家展展出的20个演出团体的27个项目,均是实景或称特殊地点演出。其中希腊色雷斯实验剧院的《欧洲下午茶 》演出地点,位于希腊与土耳其边界的埃弗罗斯河三角洲,这条河流是人们寻求庇护进入欧洲的主要通道之一。在这里每天有成千上万绝望的人,被逮捕、监禁、驱逐或丧生,不过是为逃离饥饿、贫穷、暴力和战争的疯狂。因此,这一现象成为当代欧洲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色雷斯实验剧院以表演行为参与对此问题的对话,他们“把对异族的热情好客和接纳,视为最高的人性价值。”
 
        另一个Ohi Pezoume剧团的演出,以雅典附近巨大的马拉松水坝为背景,分别演出了《马拉松水坝2010》和《马拉松水坝2012》。前者以两个男人在面临燃烧的森林火灾时,相互争斗,继而努力寻找水的故事,让观众见证人类的生存意志超越巨大的水坝墙。后者表现一个人在毁灭的神殿的墙壁上看到了他的死亡的三种方式:森林大火,由土壤侵蚀和冰川融化导致的死亡。他抵制了这些未来的命运安排,决定从水坝顶部起用60米长的春季植物来覆盖坝墙。
 
        与国内投资巨大的实景演出项目不同,希腊的上述这些特定地点演出,更看重的是环境自身的美学价值和低成本舞美制作。希腊艺术家认为:首先,室内演出空间的舞美由于各种制作需要,通常是昂贵的,而将相同的演出置于室外或公共空间,不仅有创意,也避免奢侈,因为它与演出内容契合,在其中,可依据演出意图和功能寻找相应的空间。其次,作为一个在露天公共空间观看演出事件的观众,不依赖于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因为它通常是免费提供给所有人。再就是,夺回户外表演空间和公共场所使用的主动权,在我们的时代,它是被西方化的社会和金融方案,通过文化产品和消费最小化和碎片化的。
上一篇: 丁力平:技艺道构建的电视舞美
下一篇: 让观众就像到了百老汇 ——访《剧院魅影》...

版权所有 北京《演艺科技》杂志社

网站运作 北京中演艺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 010-64097040

京ICP证1504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