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注册会员!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11.gif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产业信息 >
看国家大剧院,如何破解70000元/天剧院运行成本的难题?
时间:2019-04-30 09:09:32   来源:中国演艺科技网

图片源于网络

剧院不仅是表演艺术产业链当中的重要环节,

更是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

最高的文化形象与文化品位的象征。

据文化和旅游部相关数据显示,

2015年全国拥有2143个剧场,

2016年增长到2285个,

2017年增长到2455个。

剧院运营管理是世界性的难题,

面临资金、内容、市场、

服务等方方面面的问题。

2016年起,上海音乐学院艺术管理系主任

林宏鸣教授针对全世界20个著名剧院

管理者的重点工作进行了持续调研。

结果显示运行资金位列观众、

节目、团队和人际关系之后,排名第5。

可见如何筹集剧院运行资金是剧院管理者重要工作之一。

相关研究表明,国内各大剧院每年的运行成本

约为2500万元,平摊到每天就是将近7万元。

那么,如何破解剧院运行的高成本难题呢?

笔者认为,在接纳政府补贴、

提高商业演出收入的基础上,

引入社会资金赞助是

破解剧院运行高成本的重要举措之一。

社会赞助已成为国外剧院运营资金重要来源

图片源于网络

剧院作为社会公共文化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提升全民文化艺术水平的重任,所以剧院运营的资金需要政府财政、社会资金及演出收入等多方共同加持。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剧院或表演艺术中心,资金来源通常为:自营收入1/3,财政补贴1/3,筹资占1/3。卡耐基音乐厅全年经费8000万美元,其中筹资收入2800万美元,占30%;基金利息收入1300万美元,占16%;票房收入1600万美元,占20%;场租收入2000万美元,占25%。更有甚者,国外剧院的社会资助和赞助部分接近50%。以英国皇家歌剧院和美国大都会歌剧院2015/2016演出季总收入为例,其近半数的运营收入都来自于经营性之外的资助和赞助收入。英国皇家歌剧院是44%。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接近48%。

相对于国际剧院,国内剧院在商业赞助上的收入比例就比较少了,有的剧院甚至没有赞助收入。只有上海的部分剧院商业赞助开发上有一定的突破,如上汽•上海文化广场、上海大剧院别克中剧场和凯迪克拉•上海音乐厅等。这说明国内剧院尚未足够重视吸收社会资金和赞助的积极意义,同时也反映出剧院在商业赞助的顶层设计、组织架构和投入上的不足。

国家大剧院的社会赞助是如何操作的!

图片源于网络

在取得社会资金支持方面,国家大剧院提供了很好的样本。2015年国家大剧院预算支出为8亿元,其中基本支出接近1.2亿元,而政府补贴仅能弥补大剧院年度支出的30%,演出收入弥补50%,多种辅助经营收入弥补9%,那就意味着有7000万的资金需要通过社会资金和赞助来进行弥补。自开幕运营以来国家大剧院整个赞助体系年均收入约7000万元,超过了2013年全国1422家国有院团筹资总和(5400万元)。那么国家大剧院在获得商业赞助上是如何操作的呢?

国家大剧院的商业赞助是院长亲自指导,分管院长直接领导,发展部具体负责开展工作。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工作:

(一)企业赞助分级管理

国家大剧院对企业赞助主要分5个等级,不同层级的赞助商享有不同的权益:

(二)企业赞助的渠道管理

募集赞助作为一项经营性业务,渠道建设至关重要。国家大剧院获得赞助的渠道主要有4个。

一是剧院高层。梅赛德斯-奔驰就是在高层的直接协调下,在开幕之前迅速达成赞助协议,为后续赞助商的进入确立了合作标准。

二是市场拓展与企业慕名而来。国家大剧院对赞助商席位进行总量控制和行业排他,使赞助回馈权益成为稀缺资源,再将具有独特价值的“国家大剧院赞助商”资源与企业诉求相匹配。

三是基金会或公关公司等第三方渠道。使“客户的客户”为我所用,剧院、中间商、企业三方合作共赢,苏酒集团、别克汽车等均是以这样的方式实现赞助。

四是团方赞助商。国际巡演到访演出团体均有长期赞助商随行,而这些赞助企业对落地剧院也有品牌展示和活动需求。国家大剧院与演出团体携手开发赞助商资源,通过服务增值引流资金。

(三)企业赞助的回报管理

企业的赞助资金一般出自品牌建设或市场营销费用,也就必然会要求获得回报,体现企业价值。那么国家大剧院是如何回报赞助企业的呢?主要有以下8个方面:

从十多年的运营情况来说,国家大剧院在筹资赞助方面所做的工作是非常成功的,政府补贴是国家大剧院运营资金的基础,而赞助收入则成为有力补充。对其他国内大剧院资金筹措很有借鉴意义。

社会资金助推剧院运营

引入社会资本赞助或冠名,剧院可以获得更充足的运营资金,在完善和提升服务质量,提供更多惠民服务的同时,引进或创作更多精品内容,进而繁荣演出市场,提升城市文化形象。可以说对观众、剧院、赞助企业乃至城市形象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有数据表明,剧院被赞助后,惠民演出票比例和演出场次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演出票价明显降低。从2014年-2017年,上海音乐厅平均票价降低8.8%,公益票数增长9.5%。同时增设 “大师公益”、“约课大师”、“名家公益课堂——大师开讲啦”等系列公益活动。2018年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共发售公益票34,958张,公益低价票比例提升至16%。除了增加低价票比例降低票价外,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还举办公益活动活动352场,活动观众逾23,000人次,较往年同比大幅度增加。

社会资金赞助可以避免商业对艺术的过度侵蚀,对于剧院高水平精品剧目“引进来”和“走出去”大有裨益。别克与上海大剧院合作以后,双方邀请了众多殿堂级的国际艺术家及艺术团体,为观众献上十余场世界高水平的“别克大师系列”演出。上海音乐厅与凯迪拉克推出的“2018敢创行动”,挖掘“新态、新作、新人”,扶植本土音乐创作力量、扶持音乐表演新人、集聚本土音乐新作品。

社会资金赞助剧院也可以充分表达赞助企业的合理诉求。赞助企业与剧院的品牌高度绑定,在一定程度上达成相互品牌背书的效能。赞助企业在与剧院的合作中,看中的更多是企业品牌的提升和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奔驰高层在谈到与国家大剧院的合作时表示,赞助国家大剧院能够助力企业与经销商的合作,提高企业品牌在客户中的认可度。

同时,剧院特别是大型剧院往往是所在城市的文化地标,与当地各方面关系密切。我国大型剧院或多或少有“官办”背景,赞助剧院能够有效拉近企业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同样,很多地方政府也愿意以开明的态度通过文化体制改革,引入社会力量助力公共文化服务。2018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进一步支持文化企业发展的规定》,规定指出要建立健全社会力量、社会资本参与机制,鼓励在商业演出中安排低价场次或门票。规定的实施给文化企业吸收社会资金、社会力量提供了政策保障。本地企业、机构有着得天独厚的协调便利,往往更容易形成长效赞助机制。

剧院是国家文化和表演艺术的重要载体,同时也是市场经济下的经营主体,资金则是其运营的命脉。纵观国际上的大部分大型剧院的运营资金来源都是政府补贴、演出收入、社会资金和商业收入均衡发展的态势。而我国大型剧院在社会资金引入上存在明显的短板,需要剧院经营管理者从顶层设计开始,设置专门机构和人员,拓宽社会资金募集渠道,建立社会资本参与的长效机制,提升剧院吸收社会资金的管理和运作水平。

(来源:道略演艺)

上一篇: 不了解演艺行业这些新业态,你就out了!
下一篇: 超大型演艺建筑空间模式研究

版权所有 北京《演艺科技》杂志社

网站运作 北京中演艺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 010-64097040

京ICP证1504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94号